首页

搜索繁体

第1307章

    正因为三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所以她和三叔之间闹什么矛盾,陆家人一边倒的责怪三叔。

    有一次,三叔在我们家多喝了几杯酒,十分委屈地说:

    “大哥,你评评理,她掐我就是打情骂俏,我掐她就是家暴;她半夜骚扰我,就是情趣;我半夜骚扰她,就是影响她睡眠。她宠二毛,是母女情,我宠二毛,就是有了小情人,忘了大情人,这,这像话吗?”

    我爸拍拍三叔的肩,叹了口气道:“老三啊,你还忘了说一点,她们女人有异性电话进来,就是正常的人际往来,咱们男人接个异性电话,就是心怀鬼胎!”

    三叔不可思议地看着我爸,兄弟俩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后,从此再也听不到我三叔诉苦。

    陆家的男人,地位都并不高,所以这苦啊,都不用诉,心里都清楚着呢!

    你们问陆家的男人为什么忍?因为爱呗!

    我爸说了:男人可以和别人计较,但一定不能和自己的女人计较。

    我二叔说了:男人,就是要让着老婆,保护老婆,听老婆的话。yyls

    我三叔也说了:我老婆辛辛苦苦帮我生了一对双胞胎,我要不疼她,不宠她,还是个人吗?

    你们问陆家的媳妇爱不爱陆家的男人?

    哎,这不问得多余吗?

    我爸胃不好,又馋酒,我妈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唠叨,有次军事演习连续高强度工作了十几天,胃病发作住院,我妈连佣人都不用,亲自照顾了半个月。

    我二叔前几天车子在高速上被追尾了,我二婶知道后,直接吓傻在法庭上。

    我三叔更好,碰到个汽车自燃,他逞英雄去救火,车子爆炸直接把他掀翻在地,我三婶一边哭,一边给他缝针。

    至于我厉叔叔,那就更不用说了,安婶婶耳朵不好,他就是安婶婶的耳朵,一年365天,天天寸步不离。

    我奶奶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心疼我,我心疼你,我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这婚姻才能长久下去。

    忘了说,我奶奶现在是夫管严,我爷爷说往东,她绝对不往西,他们已经去了十几个国家,天天在“陆家大院”的群里,发各国的风景照片和美食。

    照片上的奶奶看上去年轻了很多,在我爷爷怀里笑得跟个小姑娘似的,可把我妈,我二婶,三婶羡慕死了。

    ……

    我的太爷爷是在睡梦中突然去世的,无病无痛,也没有留下什么话,我爸伤心欲绝。

    我爸从小就跟在太爷爷身边长大,几乎是他一手教导起来的,他无法忍受太爷爷儿孙满堂,临了却没有一个人送到他。

    丧礼那天,所有的人都赶来了,送太爷爷最后一程。

    丧事办完,我爸不吃不喝直接病倒了,我妈劝不动,只好把几个叔叔都叫来。

    那天,三叔也把我叫了进去,我听到了他们所说的每一句话。

    二叔说:“大哥,爷爷这样走是天大的福气,没留下一句话也是因为他放心你,放心我们。”

    三叔说:“你要是倒下,我们这帮兄弟可就没有主心骨了。”

    不完叔叔说:“老爷子一走,外头多多少少会有变化,大哥,还不到伤心的时候。”

    厉叔叔说:“咱们只有做得更好,才能对得起他。”

    我爸看着他们,最后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他看我的眼神很复杂,有期待,有心疼,还有隐隐的泪光。

    就在这一瞬间,我仿佛一下子开了心智,我想我无忧无虑的童年要结束了。

    果然如此。

    从那天后,除了上学外,我爸就亲自把我带在了身边,他教我说话,教我识人,教我做事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