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6102章 我会与你,走到最后(4)

    就连重伤的大梦道尊,都感觉到了抚慰。

    这就是佛法真正的力量。

    从容平静,赋予人安详和宁静。

    “这世上,并不是消失了的道法就是孱弱的道法星海无边,大道灿烂,在我们之前,不知道有多少文明曾孕育出过令人艳羡的道果。”大梦道尊长叹一声,而这句话又得到了天珠子的颌首认同。

    银鹿镜的这一击,似乎抽去了真小小体内的大半灵气,她用力地呼吸着,目光却死死盯着坛道佛子站立的地点。

    肉眼可见

    佛子年轻英俊的容貌不在,头发掉光,而双颊布满沟壑般的皱纹,白眉下,遮掩着的是他极度愤怒的眼!

    太好了!

    真小小狠狠捏拳,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击,意外得到卍字项链的加持而造成如此大的毁灭能力!

    坛道佛子歪斜着嘴,嘴里嘶吼着真小小听不懂的诅咒!

    曾几何时,他站在了临谷大界的至高天处,他以肉身禁锢了修为与他相当,甚至更强的恶犬,从此之后,再也无人匹敌,就连同样是圣人的天珠子,都拜伏在他的麾下。

    在这个世界中,无人可以击败他!

    去死!去死!!去死!!!

    金光散尽,卍字项链在风中瓦解,坛道佛子一脸衰老,狼狈地站在风中,是愤怒支配着他的意志,他发狂地尖叫着,四周腾起异色的烟云,无尽地流入坛道佛子的身体。

    什么东西???

    它们在极速补充坛道佛子体内流逝的能量!

    真小小瞪大了眼睛,这才惊悚地发现,道塔内壁上镶嵌的战兽们,正源源不断涌入坛道佛子的丹海,原本被佛光清除的黑暗异兽们的空缺,被新的战兽填补!!!

    这是怎么回事?

    真小小高高地挑起自己的眉梢。

    看来自己还是高兴得太早,没有预料到道塔对完成九阶道台挑战者的保护之意。此间没有灵气,但储存着源源不断的战兽!

    “去1

    源源不断涌入佛子体内的战兽,填补着他缺失的兽力,虽然道塔所向他提供的战兽并不完全契合他的功法,但胜在气血旺盛。

    他抖动着花白的长眉,狠狠朝真小小所在的方向铲出一脚。

    回击比真小小想象中到来得更快!

    因为有了兽力的补充,坛道佛子完全不给她留出任何思考的时间!

    咔嚓!咔嚓!咔嚓!

    空间叠浪,一层层肉眼可见,似幻像又似真实的空间碎裂之波瞬间传递到真小小身前,此力不可抵挡,真小小瞬间激退,然而来不及被收回的兽影武器,还是有几件在佛子的踏步声中掉下边角,琴弦崩断。

    无法杀死真小小,就将攻击焦点聚集在她的法宝上,摧毁她每一件得心应手的武器,直至拔光她所有牙齿。

    不死不灭又如何?

    到头来她只配当自己脚下一只毫无攻击性的蠕虫!

    比毁灭几件兽影武器还要可怕得多!环绕在真小小身旁一直在保护着她的十枚血星之中,终有一枚彻底破碎

    那是来自画侯的鲜血,在之前的战斗中已经崩溃过两次,虽然前两次都艰难地重聚回原形,但这一次,它彻底地消亡于天地之间

    噗!

    胸口闷响,真小小吐出一口鲜血,丹海内有几只力量弱小的战兽承受不起血星的破碎与佛子冲击的震动,悄然死亡,可与此同时,道塔内壁上,立即就有一只仙兽,悄然没入真小小的身体,迅速化身为她的力量!

    道塔虚影,不仅反哺坛道佛子,也会及时修复真小小体内的兽力损失,之前她被佛子撕裂一次,而兽影未动,是因为佛子的攻击着力点在真小小的肉体与灵魂,生机由严子枫身后的寂境圣人迅速补充,道塔里的战兽们,才没有施展能力的空间。

    “兽影武器还能使用几次?”

    真小小擦去嘴角的鲜血,心痛地看着自己破碎的血星不再回来,又心痛地看着自己的法宝们,可却又无可奈何。

    为了保护自己,她只能任自己的武器和外物被佛子攻击以泄愤。借着自己“不死不灭”的噱头,尽可能地拖延对战的时间,进一步对佛子进行分析研究和消耗。

    但此刻,比道塔供应佛子战兽更可怕的事情发生!

    “她没有修炼成顶级炼血术,她欺骗了你,她并不会如我一样永生1

    真魔熵的嘶吼声如闷雷一般炸响!

    刚刚真小小复制坛道佛子的一击,成功地威胁到了他的生命,被佛子有可能死亡的压力困束,若无肉身牢笼便不可以自囚自己的真魔熵将注意力从昏厥过去的严子枫和“石头”身上转移,无情地揭穿了真小小的骗术!

    真小小看着真魔熵那张因恐惧而变得肿胀的脸,这一刻简直想把这个叛徒徒手掐死!

    说他歹毒,他又不远万里,从列空来到临谷,寻求佛子肉身的禁锢。

    说他可怜,他又数次拒绝自己一同求死的提议,在敌人面前将她出卖!

    这就是疯魔道的极致吗?贪生怕死,自相矛盾!

    “哦?”

    听到真魔熵的警示,佛子表情一愣,双眼倏地犹如狼一般眯了一起,小小的眼缝下,透露出黑曜石般的光芒。

    “真魔恶犬,你我本同族,何至于这样伤害我?待我将这假和尚杀了,你到我的麾下做狗岂不更加快活?”

    心中瞬间转了万般心思,但嘴上却犹如脱口而出一般,真小小像是瞬间被真魔熵激怒,恶狠狠地痛斥他!

    同时,她的那些带着裂口的兽影武器,也悄然摆出阵型,似乎再一次开始记录佛子的攻击。

    这样不加思索的痛斥,这样暗中摆布仙宝回忆着刚刚被真小小复制自己最强道法的痛苦和浓浓错愕,坛道佛子反而犹豫起来。

    以他的心性是绝不相信天底下任何一个人的!

    连一直乖乖听话的天珠子都得不到他的充分相信,又何况一个时狂时癫的“恶犬”?

    这个疯子,真的没有二心吗?

    难道不会是谁针对他的阴谋自他禁锢恶犬的第一天开始就上演?

    真小小的表情惊恐地承认着恶犬的指证,但若身为同族的二人合伙欺骗他呢?她手中那套诡异的仙宝,再一次记录他的绝杀,并再一次释放在自己身上?

    第一次他可以不死,道塔也可以用兽力反哺他,但第二次情况就不一定还这样乐观了!

    心中一旦被种下犹豫就难以再轻易拔除,佛子皱眉打量着真小小,一时之间竟无言也无动作!

    知道自己的表情起效,真小小悄悄捏紧自己的双拳!

    看似用目光对峙,实际上她的内心正进行着一场激烈的交锋!

    她的左拳内,着佛子分身的鲜血,她的右拳内,捏着真魔熵的鲜血。

    刚刚画侯的血星彻底崩毁,的确对她造成了不小的本源之伤,但同时亦给她提供了一巨大的契机,那就是以新换旧!

    十枚血星,皆来自此世不俗的强者,与其它血星相比,画侯之血稍逊那么一筹,这也是它第一枚崩碎的缘由。有此空缺,真小小便可以在佛子分身之血与真魔熵之血中重新选择一枚!

    用谁呢?

    再一次陷入了两难的抉择,而且这个选择,对真小小炼血本源的重铸,十分重要!

    之前两次尝试六炼归一都以失败而告终,皆因血星之中,有列空古神与始仙之血这对宿敌的矛盾,以及元尊鲜血力量过于彪悍的原因。

    谁能镇压或者安抚这些不和谐,谁便是最佳的五炼鲜血!

    “听我的!快阻止她,她现在正在炼血!不要让她成功1真魔熵对坛道佛子的不作为感到异常不安,但他又因为畏惧元尊的鲜血,而不能主动靠近真小小左右。

    冥冥之中,真魔熵心底生出一份惶恐。

    那女子所说,极有可能成真!

    她会成为继自己之后的又一炼血大圆满者,她以一滴血之威,终可以耗尽自己的生命!

    坛道佛子狐疑地看着一脸惊恐的“恶犬”,不但未被他劝服,反而更加谨慎。为何“恶犬”不敢靠近真小小身侧?她身上明明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二人之所以避而不战,怕是已结成某种盟约的一种托词吧?

    想到这里,坛道佛子不由得收敛气息。

    在环中天下首远远观望着这一切的天珠子,眼底幽芒阵阵,原本极是激烈的对战,此时正呈现一种诡异的胶着状态。

    寂境圣人,莫名沉睡。恶犬狂吠,却不敢对真小小下手。佛子认真审视真小小的一举一动。而真小小本人亦挺胸抬头,矗立风中静止,做出中门大开的模样,等待佛子的主动攻击!

    道塔内壁的万兽屏息凝气,它们试图主动与眼前的圣人们结契,但无论真小小还是坛道佛子,经过补充后体内兽力都已达到饱和,所以战兽们化为烟云进入他们的身体,又似云雾一般轻盈飘出

    血血血血血!

    已经不再试图琢磨道塔将永恒的契机藏在什么地方,真小小此刻所关心的,是如何应对佛子随时会爆发的杀心!若此刻的谎言被拆穿,严子枫那边无法再一次为自己提供足量的生机,她便会真的死亡!

    到底使用哪一滴血作为自己最后的五炼鲜血呢?

    数秒过去,矗立风中的真小小,依旧紧紧攥着手心中的两滴鲜血发呆。

    并不是完全不能分辨两滴鲜血的优劣,而是此刻她心中,突然有了别的悸动

    轻轻眨眼,一抹血色从真小小的脸颊上出现,那是小粥粥魂飞魄散时,飞溅来的一滴血珠!

    此血中蕴藏的力量,的确没有左右手内两滴鲜血中的任何一枚丰富,但它却炙热非凡,温柔无双。

    “小粥”

    下定决心,真小小突然将真魔熵与坛道佛子的鲜血推到一旁,将小粥粥的鲜血吸入自己的皮肤之下!

    世上再强大的,不能为我所用也是枉然。

    世上再坚硬的,不能与我融合也是浪费。

    若说前九滴血,是在追求极致的力量那么最后一滴鲜血,我为自己而留。

    铭记也好,祭奠也罢。

    我用灵魂回忆你,我用鲜血烙印你,从此,你不但住在我心上,亦奔流在我的血液中

    梦雪舟。

    在这一刻,真小小踏出了不同于同阶者的一步。

    她生死之间,抛下了追求绝对强横的执念,她是修行者,不为天道而修炼,不为至强而执着,她的道,是她的心,她的修行,从未舍弃过“本心”二字。

    脸颊上沾染那滴赤红的鲜血,消失于真小小皮肤,瞬间在真小小的体内,凝结成一枚血星。

    完全没有同化的艰涩,小粥粥的鲜血,急于为真小小所用,正与其原主一般,为保护真小小而不惜任何代价。

    真小小眼眶湿润。

    更加庆幸自己的选择。

    也许力量,是每一个修士追求的极致,但爱,才真正让一个人灵魂强大且坚定,她可以不要那些天地至强者的本源气息,对她而言,是小粥粥的爱与牺牲,才支持着自己走到这一步。

    永恒境,她要带着小粥粥的温度去挑战和完成!

    也许这违背了常人对胜负的判断,也跳离了天珠老人的预知和感慨,但她知道,这才是自己的道!

    “我会与你,走到最后。”

    在真小小泪水滴落的瞬间,一股极为磅礴的血威,突然从她脚下升起!

    “我说什么来着?!她在炼血!快阻止她,她若六炼归真你就真的杀不死她了1感觉到十星齐备,而且此十星间,莫名生出一股和谐的气息,真魔熵头上根根毛发竖起。

    “什么?是真的?1

    坛道佛子亦表情悚然,直到自己亲自感受到阵阵压制不住的血息扑面而来,这才恍然意识到,自己过于疑人,被真小小的瞪眼和挑唆糊弄。

    她明面上与自己保持对峙,以“不死不灭”之名和兽影武器试图再次复制绝杀进行威慑,暗中却在提升实力!

    她还没有修炼成恶犬那种一滴血回生的状态,但已经离那状态不远了!

    “杀1

    足以震碎人耳膜的尖啸声,从佛子嘴里喷出。

    随其声波一同被口吐出的,是一朵银色繁瓣的莲花图腾,那银莲花在风中须臾绽放,每开一重花瓣,星海便破碎一方星土,风中,七枚黑色风旋自动生成,空间的重力无限增强,就连不在攻击范围内的真魔熵都被重压激出了一身红色的魔息,更不要提层层变灭的战域!

    这是坛道佛子最强的破坏言咒,之前没有使用是忌惮真小小不死,且再用兽影武器对其进行记录和复刻。

    然而此时,再次被愚弄而处于盛怒之下的佛子,直接将体内三分之一的战兽阳元献祭,施展出了这比寻常银莲碎空术还要威力刚猛数倍的加强版!

    反正

    反正道塔会时时补充体内兽力的消耗,佛子再也不将体内战兽当成储备战力看待,它们就是纯粹的能量,毋庸置疑的炮灰!

    轰轰轰!

    银光带来了死亡,排山倒海朝真小小所在方向拍去,其中蕴藏的纯能,甚至兽影武器都无能纪录,它远远超过了银鹿镜可以复刻的力量极限,在天地星空崩毁的咔嚓声响中,银鹿镜的镜面剧烈震动,银鹿哀鸣,无数蛛网般的裂痕径直出现在镜身甚至镜托之上!

    见到此景,毒龙悲泣,邪猴哀鸣之前就有烧伤的迷蝶琴更是根根琴弦断裂。兽影武器的最强能力被破坏,兽影们都为银鹿而默哀。

    死!

    坛道佛子苍老的脸上裂开纵向的一条条皱纹,他的眼底闪烁着阵阵凶残的光芒。

    自从成圣,便从来没有人能如此激怒他,如此愚弄他,这一次就算是天皇老子再世,真小小也绝不可能再逃脱他的死亡咒杀!

    “死亡了么”

    招摇星南鼎大地,那幽紫小花遍开的山林深处,一尊巨大的机甲长叹一声,便再无声息,肉眼可见,大片的锈迹附着于机甲之上。

    佛子的银莲冲击,足足持续了十个呼吸,在此法经过的道路上,空间坍塌,星尘湮灭,甚至于附近那些被镶嵌在道塔上的战兽,也大片死灭!

    整个空间,蒸腾着一股荒芜死亡的气息可怕的力量,令真魔熵都表情肃穆。

    深吸一口气,坛道佛子张开晦涩的眼眸向前方眺望。

    无数破碎的白色石粉,在风中散溢,在发起攻击的同时,他的确看到真小小祭出了二十四根白色的立柱进行防御。

    但没有用的!

    不管那些奇异的柱子有什么能力,它们还是在自己的冲击下一根根地破碎成渣了!

    既然防御仙宝破碎,真小小自然也没有什么继续存在于世的可能

    大片灰烬下,已看不到那赤红长发的女子。

    炙热的风,带来灼人温度,风中没有生机,只有绝对的死亡。

    沉默片刻,坛道佛子面对一片虚空哈哈大笑。

    他的狂笑声在整个天空震响不止,然而沉浸在这笑声中的真魔熵,额角却滴落了一滴冷汗。

    虽然

    虽然从五炼鲜血大成到六炼归真,几乎不可能一蹴而就,但此刻他的瞳孔却缩小得只有针眼般大,他的每一个毛孔都收缩着!他在一片废墟的战域中央,看到了一滴鲜血

    那缓缓飘动于风中的血珠,带着一抹银蓝色的魅光。

    时间回溯十个呼吸,从佛子眼中看到狠辣与杀戮的真小小丝毫没有犹豫,直接从储物袋内散出了四禁天宗的二十四根立柱!

    战、封、静、意、时、空!

    迷、魂、幻、欲、因、果!

    喜、乐、悲、痛、真、假!

    兽、符、傀、器、禁、绝!

    此二十四柱被她从兽宫中取出,是目前真小小手里最具镇封和防御性质的仙物,在佛子施展银莲冲击之初,二十四柱缔结的结界,成功地阻挡了五个呼吸的光景。

    五个呼吸很是短暂,但那枚雪舟之血融入真小小体内鲜血的速度更快!他仿佛一种极为奇异的摧化剂,直接抹去了风凉血中的阴鸷,姜弃血中的顽强,消弭了列空古神与始仙血之间的宿怨,甚至令元尊的鲜血,不再唯我独尊!

    可以说,在最后一滴血到来前,九枚血星各自为政,互不驯服,但最后一滴血的融入,强烈的守护之意,这才将血星们的个性弹压,使它们真正束拢气力,只因真小小而存在和发光。

    此时,真小小的肉体不在了,但组成身体的粒子还在空中漂福灵魂仿佛不在了,可灵魂无处不在

    她耳畔,响起的是小粥粥低声的呼唤。

    “醒来醒来1

    一滴血在风中变形,扭转,跳动直至沸腾!

    大量粒子以鲜血为心跳的节奏,在空中聚集,赤发的人影,从虚幻凝为实体,真小小双眼紧闭,皮肤更加白皙剔透,仿佛浑身上下的杂质都被剔除,她现在是最纯正的自己!

    “嘶”

    坛道佛子倒吸冷起,在此声中真小小张开双眼,于开眼刹那,空气都产生了明显的滞留,那种影响气流的眸光,震得坛道佛子紧紧闭上嘴巴。

    不死不灭!

    一滴血的回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在眼前上演!

    没有在第一时间挑衅和嘲笑自己的对手,奇异的感觉充盈着真小小的全身,她立即内视起自己的身体,很快便在兽塔之上,找到了完成融合的鲜血。

    六炼归真!

    六炼归一!!

    在内视中看到那银蓝色血液的刹那,真小小差点再一次流出泪水。

    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形容词足以形容那鲜血的完美,它成功地抹除了风凉狐戎、画侯、列空始仙、元尊甚至古神的初始气息,使之完完全全成为自己力量的本源!

    之所以最终状态呈现银蓝色,是因为与真魔战血暴躁冲动不同,小粥粥的冰法与梦意,强行结成了鲜血的外衣,令真小小这滴六炼归真的鲜血里,充满了安详宁静的气息。

    不过只心念一动,磅礴的红纱便自体内喷薄而出,复原如初

    不,比之前坚韧十倍不止的赤锦呼出,紧紧包裹真小小的身体,红色的长披在风中猎猎作响,它质地轻盈而挺括,仿佛深海恣意舒张的水藻,又似仙子的轻纱!

    源源不断的生机,自六炼归真之血中散发出来,力量流入真小小的四肢百骸,赋予了她更强的战威。

    “我已不死不灭,你终是差了我一步1

    赤发飞扬,真小小向下睨着眼,似笑非笑地打量坛道佛子。

    在仙法上,她的确技差一着,但“不死”二字,就是她最强的攻击方式,她大可败了再来,死后复生!而坛道佛子呢,剥下层层袈裟,终是一只会死会灭的蝉虫!

    在说话同时,道塔内壁之上,一只又一只仙兽欢腾跳跃着涌入真小小的体内,六炼鲜血归一,使其体内可以融合的战兽阈值再一次极限提升!

    从接近垓极,到只差万兽力、千兽力、百兽力一兽力

    再来一只凝气战兽,真小小的兽力,就是货真价实的垓!

    一只小兽瞪着兴奋又好奇的眼,化为烟霞冲入真小小体内,却不似它的同伴一般,停留兽塔不再离开,它脸上挂着懵懂的表情,又自真小小的后心滚出。

    再也容纳不了了就是这么微小的一个兽力,却是圣人到永恒者的不灭天堑!

    一滴滴的冷汗,从坛道佛子的额头渗出!

    在那一兽力的小兽进入真小小身体的刹那,他清晰地感受到了道塔的摇曳,天地大道恢弘的共鸣!

    那是永恒者即将破土而出的征兆,源自自己灵魂深处的恐惧疯狂甦醒!可怕的压迫感一层又一层堆积在他的肩膀上,令他感觉不堪重负!

    永恒

    是真的!

    它即将出现!

    在场每一位旁观者,都刻骨铭心着这刹那的悸动。

    没有花里胡哨,没有层层关卡设立试炼,所谓环中天之争,只不过是资质的选拔,所谓隐藏永恒契机的道塔,也不过是天道为准永恒者准备的兽源。

    想要成就永恒,还是亘古前就流传下来的那句话。

    兽力超越“垓”的门槛,就是永恒!

    每一个试炼者,每一个成功跨越九座道台的修士,都要想办法在道塔虚影内,突破这个瓶颈,道塔为他们供应源源不断的仙兽,而与此同时,他们必须用自己的实力,开拓丹海!

    真小小通过鲜血六炼归真,成功地碰触了垓的边缘,她虽然还没有敲开大门,但她的叩门声震耳发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