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搜索繁体

第2409章

    第2409章

    苏黎这一夜没怎么睡。

    一方面是婴儿啼哭不止,几乎一个时辰哭一遍。

    虽说有奶娘照顾着,可她还是揪心,一听到儿子哭就醒来。

    另一方面,也担心着陆宴北。

    佣人过去询问了情况,说他治疗后便一直在昏睡。

    她虽用过两次毒,可这种换血法治疗却还是第一次。

    到底有没有效果,效果如何,一概不知。

    早上,天刚蒙蒙亮时,小婴儿又啼哭起来。

    稚嫩的嗓音好似砂砾刮过瓦片一样,听得苏黎心疼不已。

    秦凤云这一夜也没休息好,早早起来了,去奶娘那边把孩子抱了过来。

    “黎儿,你看看孩子是怎么了,一夜哭了六七遍,奶妈说尿片也是干爽的,奶也喂过。”

    秦凤云抱着小外孙儿,一边哄着摇着,一边放在了苏黎身边。

    苏黎在怀孕期间,身子保养的不错,经过一夜,体力已恢复大半。

    撑起身接过儿子,她正准备检查下小家伙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却见他突然停住了哭声。

    紧闭的眼皮渐渐睁开,露出乌黑亮晶晶的瞳仁,苏黎瞧着,顿时一颗心绵软无比,笑起来。

    秦凤云坐在床边,见状,也吃了一惊。

    “真是奇怪了,认得姆妈,你一抱着他就不哭了。”

    苏黎拉着儿子的小手,温软地哄他:“宝宝认识姆妈,是不是?想要姆妈抱,是不是?”

    一夜没怎么安睡的小家伙,委屈地瘪了瘪嘴,打了个可爱萌人的呵欠,很快眼眸又闭上。

    秦凤云担心女儿身子,劝道:“他睡了你就放下来,陪他一起睡会儿。”

    “嗯。”

    屋子里候着的人全都出去了,周遭都安静下来,苏黎陪着儿子一起睡下。

    盯着儿子可爱袖珍的小脸看了看,她惶惶不安的心终于安定,困意袭来,也睡了过去。

    ****

    太阳初升,整座宅子渐渐忙碌起来时,陆宴北也醒了。

    眼眸睁开,随即坐起身,双腿放下床,他坐着,只觉得这一觉睡得格外平静。

    但只是一瞬,他突地想起昨夜妻子临盆的事,赶紧起身去往苏黎休息的房间。

    谢医生在外间守着,听到开门声,一惊地醒来。

    “督军,您醒了!感觉怎么样?”

    谢医生尽职尽责,一夜都没离开,时不时会悄悄查看着陆宴北的情况,担心他有意外。

    “我没事了,你回去吧。”

    一心惦记着妻子的陆督军,哪里还在乎自己的感受。

    昨晚他坚持陪在夫人身边,这种感人举动已经让谢医生知道这位陆督军是个重情重义的血性男人,也知他现在没有心思去关照其它,于是收拾着医药箱,准备离开。

    不过,临走前,谢医生又找到魏寻,叮嘱了一些事项。

    去到苏黎房间,他还没推开门,便被秦凤云拦了住,赶紧做了个噤声动作。

    “黎儿怎么样了?”陆宴北一怔,下意识压低声问道。

    秦凤云也悄声回道:“人挺好的,没事......就是一夜没怎么休息,这会儿,母子俩睡在一起,小家伙不闹了,她也陪着睡了。”

    虽然很想见到妻子,但又怕这一进去就把她吵醒了,陆宴北只好止步,又退出去。

    “你怎么样了?”秦凤云打量着他,关心问道。

    “我还好。”

    这种毒不到发作时间,也看不出什么毛病来,陆宴北现在的确觉得自己挺好。

    这胎盘血有没有用,只有等十五之夜才知道。

    “黎儿跟孩子都还睡着,我在这儿守住就行。你去张罗别的吧,起码得先给江城打个电话,通知你的父母跟兄弟好友们。其余一些琐事,我已经交代了佣人去做,你若担心有什么遗漏,有时间再去看看。”

    陆宴北恭敬地道:“这些规矩您懂得多,就依您的意思办。”

    秦凤云笑着微微点头,“好,也行。”

    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喜,倒确实需要。

    他转身走开,先去打电话。

    可想而知,陈虹岚得知自己做祖母了,有多高兴!

    “儿子啊!儿子好!想不到苏黎这丫头这么争气,第一胎就生了儿子!宴北,趁着年轻,过两年再生个闺女,我当年就生了你一个,想来总觉得遗憾。”

    陆宴北想着妻子昨晚临盆的惊险,犹心有余悸。

    昨晚他就暗暗发誓,这种痛苦折磨,决不能让妻子再经历第二次。

    “我不打算再生,一个养好就行了。”冷硬地回绝了母亲的建议,他顿时只想挂电话。

    陈虹岚突然也悟到什么,又笑了笑劝:“女人生孩子,就是一回生二回熟,下一胎就没这么艰难了。”

    他脸色更沉,强压着怒气,冷声道:“我就是通知一声,你们若想看孩子,我安排人接你们过来,若不想,就不必麻烦了。”

    “你这是什么话!这孩子可是陆家长子长孙,何等尊贵,我们怎么可能不去看望,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么?”

    陈虹岚的观念一向老派,许多事情都是为了做给外人看的。

    “我跟你阿爸说说——对了,孩子喜酒是哪天?”

    喜酒?

    陆宴北还没想到这回事,“暂时未定。”

    按照江城等地的风俗礼仪,婴儿出生第九天有“洗九”之礼,要大宴宾客。

    可按照这个日子计算,那天正好是十五之夜。

    陆宴北现在并不确定那一晚他是否能恢复正常。

    “应该会办满月酒,到时候大人孩子都好弄一些。”

    他也不想过早地大宴宾客,吵吵闹闹,累着妻子,吓着儿子。

    陈虹岚想说,这规矩肯定是按照江城的来,但儿子都这么说了,她也不便提出异议。

    做为孩子的爷爷奶奶,他们怎么可能等到一个月之后才来看望小金孙,所以,陈虹岚短暂一思量,便说:“我跟你阿爸商量下,看看什么时候过去,不用你安排人来接,我们自己张罗,你照顾好大人孩子就行。”

    聊了这么多,总算这句话还让陆宴北满意。